「他們用家人威脅我」 安德魯警訊自述遭俄羅斯黑幫恐嚇

0

一銀盜領案在逮捕主嫌安德魯之後,警方要查的就是幕後主嫌到底是誰,根據初步偵訊的結果,安德魯說他根本不認識其他的外籍嫌犯,他們通通都是接受上級的指示,而且都透過俄羅斯的通訊軟體Wicker me,彼此互相聯繫,還說對方是俄羅斯黑幫,因為自己欠下三千歐元,遭要求來台當車手,不然就要對家人不利。
b01a00_p_01_03

▲一銀盜領案主嫌安德魯向警方表示,因為自己欠下三千歐元,遭要求來台當車手,不然就要對家人不利。(圖/取自中時電子報)

盜領案主嫌安德魯偵訊結束移送北檢,初步否認俄國幫派背景,來台任務主要負責處理贓款,全為了三千歐元的債務,遭威脅來台犯罪,說自己一切都只是依照上頭指令辦事,但其實安德魯相當狡猾,期間四處佈下「斷點」,幾度增加警方辦案難度。
原本以為台北轉運站是所有贓款的集合處,但警方調閱監視器發現,安德魯拖著行李箱來到台北車站閒晃,只是做做樣子,贓款藏在內湖卻幾度兩手空空閒晃製造假像,偏偏此地無銀三百兩,最後還是被檢警識破。強調過程中沒有和其他共犯碰頭,也不願清楚交代贓款流向,但畫面會說話。
安德魯抵達君悅酒店時,手上托著一卡行李箱,就跟警方在大直找回贓款的行李箱一模一樣,原來從12號安德魯離開君悅之後,先是到北車做了假動作,接著步行閒晃讓人無法掌握行蹤,接著趁機把藏有贓款的行李箱,留在內湖一處登山口,隔天返回察看之後,奔往宜蘭逃逸。

安德魯從落網後不斷使用「拖字訣」,先是拒絕夜間偵訊,18號一早又要求戒護就醫,甚至還假裝願意取贓想要混淆視聽,其實不懂台灣法律的他很擔心會遭槍決,甚至還嫌台灣電眼密佈畫質又高,才會讓他行蹤一再曝光,只是犯下盜領鉅款,根據刑法最重七年有期徒刑,一罪一罰,是不是真的能夠對他嚴懲,接下來的司法審判才是關鍵。

加入好友
分享

留下回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