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走過貧寒、喉嚨長腫瘤 金曲歌后詹雅雯驚傳想「出家」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金曲歌后詹雅雯,於8日在小巨蛋開唱,近年來傳出她的身體狀況欠佳,喉嚨也長了3顆腫瘤,讓歌迷相當擔心!出道20多年的她,卻有段艱辛成長過程,因為出身貧寒,讓詹雅雯在小小年紀,就得為了家計奔波,她當過工廠女工、清潔工,還擺過地攤,即便後來和妹妹組「櫻花姊妹」出道,也是為了盡快還清家裡債務,接下來透過專訪,來看看她的人生故事。

▲詹雅雯和愛犬Yume。(圖/中時電子報)

詹雅雯以獨特的日本演歌式唱腔,闖蕩歌壇25年,唱紅許多膾炙人口的歌曲。不過她一開始學唱歌時,竟然曾被老師嫌棄沒天分。詹雅雯:「我覺得那個是一種轟炸,就是直接很了當地跟我爸媽講,這個孩子沒有唱歌天分、根本就不適合唱歌。」苦練成就好歌喉,她的歌總能真實地描繪社會各角落的悲歡離合,這和她的成長背景,有很大的關係。詹雅雯:「我們一天到晚都在搬家,只要哪裡便宜,我們就搬到哪裡。最有印象是住在一個雞寮,那時候就比較懂事。那個雞寮是本來都養雞,然後他後來就打成通鋪。可是這個通舖要幹什麼呢?又要吃飯又要寫功課、又要做加工,所有的東西都要在床上。」

1613出生彰化員林的詹雅雯,爸媽都在藤編工廠做事,家境非常困苦。詹雅雯回憶道:「那時候都沒肉吃啊,只能在田埂裡面抓青蛙來吃,那是我唯一吃過的肉啊!」她六七歲就學會煮飯,幫忙照顧弟妹,但也因為時常忙到沒時間寫功課,被學校老師處罰。命運的折磨沒結束,就在詹雅雯念國一時,爸爸卻被朋友惡意倒會,欠下了40萬元債務。詹雅雯:「我就問爸爸,別人倒我們的會?為什麼是我們要還錢?因為我們是爸爸是會頭,我們又沒犯錯,是人家捲款而逃。我爸爸跟我講一句話,他說大家跟我們會的,都是做工的人,大家都過得很辛苦,我們也可以自己辛苦,妳不能拖累別人。」這讓本來就不富裕的詹家,更加愁雲慘霧 。身為長女的詹雅雯,不忍心看到爸媽這麼辛苦,想幫忙分擔家計。她聽說附近廟宇在舉辦歌唱比賽,獎品很豐富。詹雅雯:「參加了就有一盒肥皂,所以我那時候就厚著臉皮,我唱歌那麼難聽啊、五音不全啊。所以我只要去了,我要肥皂我要醬油!有一次,因為妹妹比較有天分得了冠軍,贏了一台電視。原來唱歌可以圓夢,那我應該賺些什麼回來呢?」姊妹倆成了歌唱比賽的常勝軍,但再多的電器獎品,也無法解決家裡龐大的債務壓力。

▲詹雅雯從小家境困苦。(圖/中時電子報)

詹雅雯國中畢業之後,一度被爸媽要求放棄學業,去工廠當女工賺錢。詹雅雯:「我一邊當女工的時候,我心思已經跑到別的地方,我就開始瞞著爸媽找工作, 找了助理護士的工作。妹妹是中醫的助理護士,然後我們兩個呢,同時賺錢又同時要讀書。那時候我就半工半讀讀夜校,讀了夜校晚上回來,就再去跟爸爸媽媽去貼廣告紙。禮拜天工廠放假,但是我跟爸爸媽媽要去幫人家打掃,洗洗廁所啦、洗洗所有家裡所有的一切,所以我完全沒有休假。」長期缺乏睡眠,導致詹雅雯常常在學校昏倒。詹雅雯:「那時候教室是在樓上昏倒了,大家都沒有擔架,就將這個窗簾布扯下來當作擔架。所有的男同學女同學,一起把我抬下樓。」

不過就在詹雅雯20歲這一年,一通電話改變她的命運。詹雅雯:「妹妹的歌唱老師開了唱片公司,問說:『欸妳們要不要回來唱個歌啊?』」詹雅雯和妹妹組成「櫻花姊妹」踏入歌壇,擔心歌手收入不穩,兩人初期依舊在診所上班賺錢,還特別跟唱片公司約法三章。詹雅雯:「希望不曝光不廣告,廣告了人家會認識我啊,認識我我就不能去做其他的工作啦!我不能兼差,我一直沒有想說唱歌能賺多少錢,我只覺得說,我要很多工作啊!」沒有大型唱片行通路和電視宣傳,專輯只在夜市販售,但姊妹倆的歌聲迅速在中南部竄紅。詹雅雯:「本來我們想說唱一張就好,老闆卻說銷售量不錯耶!然後就繼續平均一年發四張專輯,那時候妹妹就想要朝她的方向去讀中醫。我就一個人認為說,那我也應該離開歌壇了,但是唱片公司老闆說繼續唱看看。」於是詹雅雯發行了第一張個人專輯,所有歌詞都是她一手包辦,銷售超過30萬張,從此「夜市江蕙」、「南霸天」的名號不脛而走。出道短短五年,就還清家裡的債務。但此時的詹雅雯卻對未來茫然了 ,長期接觸宗教的她,竟動了出家的念頭!

▲詹雅雯一度想出家。(圖/中時電子報)

詹雅雯:「一大早妹妹就失蹤,那當然有一個長輩通風報信說:『欸你的女兒好像出家喔!』媽媽整個抓狂。媽媽賞了我巴掌說,都是妳帶壞妹妹。那一巴掌打得很重,但是也算是打醒我。今後不管我做什麼事情,我都會盡量為父母想。」只是這記耳光也差點打斷她的演藝路,詹雅雯:「那個當時耳膜被打破,看了醫生,醫生說你必須要縫合,你那個耳膜要補,要拿什麼來補、什麼樣的,就一直在跟我解釋這個,可是我聽不下去。我就醫生講說,我不想開刀,隨緣吧。」耳膜破損,加上後悔傷害父母的心,詹雅雯決定暫別歌壇。這段期間她投入志工行列,到醫院探訪癌末病患,還走進監獄關懷受刑人,更把這些心聲故事寫成歌。專輯一推出引起廣大迴響,讓詹雅雯二度走紅。

但相較於演藝事業,她的感情似乎平淡許多。其實詹雅雯過去曾有一段婚姻,對象是mv導演劉明承,但婚後因為工作關係聚少離多,八年的婚姻畫下句點。詹雅雯:「《單身的演歌》這首歌我一直不敢唱,本來要拿作主打歌,但是我就是不敢,連練歌我都不敢。」離婚的衝擊,讓詹雅雯決定遠離台北到澎湖散心,遼闊的大海沖淡了哀傷、更多了創作靈感。《人生公路》出道20年的她首次拿下「金曲歌后」,詹雅雯:「在這裡我要跟我的爸爸媽媽說,女兒今天沒讓你們漏氣」「我媽媽當下真的哭到不行,然後就趕緊得打電話跟我爸講說,我得獎了。我爸爸講了一句很可愛的話,因為我爸從來沒有誇獎我,他不曾跟我講說妳很棒,他只講說好啦不然回來,如果要請人在辦桌一下。」

▲詹雅雯每天要吞30顆藥物控制病情。(圖/中時電子報)

闖蕩歌壇20幾年,詹雅雯用歌聲撫慰人心,自己卻在2014年演唱會前夕,被診斷出喉嚨長了3顆腫瘤。詹雅雯:「身體會敗壞,這個是一定的,那我不再去看顧身體敗壞的部分,我只看我當下,我怎麼樣讓自己是平安的、是安全的、是保護自己的。該吃的藥要吃,該看醫生就看醫生。」歌詞總帶著對生命的淡然,就像是詹雅雯的人生態度,因此即使到現在,每天要吞30顆藥物控制,她從不以為苦,認為只要能一直唱下去,帶給大家溫暖,就是最大的滿足。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加入好友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