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停戰遙遙無期 滿目瘡痍的敘利亞做錯了什麼?

0

傳出敘利亞政府軍,再次對手無寸鐵的平民使用化武後,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突然在昨日上午宣布,聯手英、法兩國軍隊空襲敘國。也讓打了七年多內戰、國土上早已滿目瘡痍的敘利亞,再一次成為了世界焦點。但為何本應風平浪靜的敘利亞,會從2011年「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起,變成繼伊拉克和阿富汗之後,中東第三個「爛攤子」?敘利亞究竟為了什麼,讓這個擁有千萬人口的古老國度,被迫每天面臨恐懼和死亡威脅?

▲最可憐且無辜的、莫過於敘利亞的平民百姓,從 2011年內戰爆發,有超過 400萬人被迫逃出家園,流離失所的多半是婦女和孩童。(圖/取自臉書專頁The Syria Campaign)

二戰前本是法國「保護地」的敘利亞,於1944年自行宣佈獨立。1967年與以色列開戰後,邊境的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遭到以軍佔領,讓時為國防部長的哈菲茲·阿薩德(Hafez al-Assad)有機可趁,於1970年發動政變,成為敘國實際統治家族至今。後因長子巴西爾·阿薩德(Bassel al-Assad)意外驟逝,本業為醫師的次子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被從英國召回,並於2000年父親病逝後,接掌敘利亞大權到今天。

▲阿薩德家族的全家福:父親老阿薩德(前排右)、母親阿妮薩·馬赫路夫(前排左)、小阿薩德(後排左二)和長兄巴西爾·阿薩德(後排中間)。(圖/美聯社)

▲掌權17年、現任敘利亞總統小阿薩德。(圖/美聯社)

敘利亞居民多為伊斯蘭教徒,74%屬於遜尼派(Sunni),但阿薩德家族屬於阿拉維派教徒(Alawite),是敘國什葉派(Shia)的分支派別,僅佔全國人口13%,卻掌握國家武力和政府機器。自從小阿薩德上台後,擔心人數眾多的遜尼派奪權,多次以武力打壓和猜忌。

▲從美軍軍艦向敘利亞發射的戰斧巡弋飛彈。(圖/美聯社)

▲14日遭受美軍飛彈空襲的敘利亞,又一次受到嚴重創傷。(圖/中時電子報)

讓眾多遜尼派信徒的怒火愈燒慾望。直到2011年阿拉伯之春連環爆發後,許多城市從大規模抗爭演變為反抗軍,戰火捲入更複雜的國際關係,讓伊朗、俄羅斯、美國、土耳其、以色列等國也成為「關係人」之一,讓這把火始終無法熄滅。

▲內戰被破壞前的敘利亞街頭。(圖/美聯社)

▲14日英美法三國聯手對敘利亞空襲,敘國當地晚間的影像畫面。(圖/美聯社)

本是宗教和意識形態對立的兩方,逐漸成了權力之爭,但真正讓敘利亞內戰更加複雜且難以收尾的,卻是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的崛起。從伊拉克到敘利亞,讓這個古老國度出現了「三強鼎立」的局面:政府軍與反對派廝殺、政府與反對派又分別打擊伊斯蘭國、伊斯蘭國帶入眾多「不定時炸彈」的聖戰士和極端條款,介入外國勢力在幫忙剿滅伊斯蘭國同時,依然呈現支持政府或反對派的對立局面,極為複雜的排列組合,最終讓大批平民身受其害。

▲內戰後被大幅破壞的敘利亞霍姆斯市區。(圖/美聯社)

▲敘利亞古城霍姆斯於內戰中幾乎遭到全毀。(圖/美聯社)

多次的和平會談,儼然都成為「拖延時間」的戰術,雙方都不願退讓的情況下,敘利亞的局面仍然屬於零和局面。拉攏俄羅斯、伊朗和黎巴嫩什葉派真主黨(Hezbollah)的阿薩德政府,與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卡達、英、美和法等國支持的反對派勢力,似乎讓敘利亞重現當年冷戰期間的「代理人戰爭」。

▲敘利亞反抗軍於2013年的資料照,牆上寫著「我們會戰到最後一刻!」的標語。(圖/美聯社)

▲昨日傳聞成功攔截多枚英美法聯軍的飛彈,讓敘利亞防空部隊和警方很興奮。(圖/美聯社)

 

最可憐且無辜的、莫過於敘利亞的平民百姓,從 2011年內戰爆發,有超過 400萬人被迫逃出家園,流離失所的多半是婦女和孩童,這也是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造成鄰近的約旦、黎巴嫩等國,也受到這波難民潮衝擊。在境內逃離戰火的百姓則高達700多萬人,七年多的戰火也讓醫療、教育和社會福利制度崩潰,許多古老大城如霍姆斯(Homs)和首都大馬士革(Damascus)都遭到嚴重毀壞,生存成為敘利亞人每日最大的挑戰。

▲疑似遭受化學武器攻擊的敘利亞兒童。(圖/美聯社)

如今美俄再次因為阿薩德政權對立,情勢持續不樂觀,聯合國(UN)也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只能希望這添加的「戰火」,真的如川普所言「一次而已」。但恐怕敘利亞內戰的這盤棋,短時間內仍無法完結。

(中時電子報)

加入好友
分享

留下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