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低薪」政府束手無策 何啟聖提供花費最少解方

勞動部在8月時拍板,自明年元旦開始實施,調漲基本工資自2萬2,000元調增至2萬3,100元。但台灣青年面臨低薪問題,似乎尚未解決,外界總歸咎於企業主,而1111人力銀行副總經理何啟聖今在臉書上提出解方,「公布最好和最差100企業」,希望民進黨政府有效改善這萬惡的「低薪」。

何啟聖在臉書上先是對民進黨政府喊話,「對於青年低薪束手無策,與其詛咒四周黑暗,不如點亮一根爉燭」,他提供一些解方。何啟聖指出,其實台灣經濟景況不惡,以2017年所公布的財報,全體上市櫃公司的總獲利達2.19兆,年增率為15.7%,創下歷史新高;2018年第一季的財報,也顯示獲利5356億元,較去年同期成長21.6%,為歷年同期的新高紀錄。

既然企業是賺錢的,那為何大學畢業生的起薪,倒退至廿年前呢?何啟聖認為是「盈餘分配」出了問題,相信有識者都知道,但為什麼不做處理,這背後的原因就耐人尋味了。

何啟聖再引主計總處對GDP統計,約莫民國78~85年之間,台灣受雇人員報酬占GDP的比率介於50.5%~51.7%,此後逐年下滑,至民國99年創下歷史新低43.8%,而前年的比例43.81%也與新低相去不遠。反觀企業營業盈餘的占比卻升高了!從1990年的29.62%增加到前年的35%!何啟聖說,這意味著錢都跑到老闆及股東的口袋,亦即少數人享有了多數人共同努力的結果。更直接的說,這代表著企業不是沒能力替勞工加薪,而是沒有意願加薪。

何啟聖也提到,在自由經濟市場,很難強制企業分配盈餘的方式,採道德勸說企業又置若罔聞,但政府似乎還是可以有一些積極的作法。他提出方法,像是政府可先以財務相對透明的上市櫃公司做起,透過勞動檢查或運用「稅務稽徵」的方式,列舉十六大產業類別當中,企業所得分配給受雇人員報酬比例最高的前一百名,公開加以表揚,甚至給予「稅賦減免」以為鼓勵。一來可供求職者選擇「良心企業」的指標,二來可刺激一百名以後的企業,為表揚及減稅等誘因而急起直追!

在此獎勵作法實施3年後,進一步對外公布企業所得分配給受雇人員報酬比例最低的1百名,讓社會輿論的壓力,促其改善。相信企業在遭求職者嫌惡致無法徵得優秀人才而難以提昇績效的高度風險下,立刻改弦更張,迎頭趕上。

何啟聖說,低薪致使年輕人不敢成家,成家後不敢生育子女,節衣縮食,造成百業蕭條,這不但形成一種惡性循環,更肇使社會問題叢生。所以,台灣青年低薪問題不分藍綠,而政府更不該裝聾做啞,應該積極拿出對策。以上的方法,都是既有的行政手段,只是標舉清楚的政策方向,所以,可說花費最少,效果最大。

中時電子報 林郁庭

加入好友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