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沒發過販售許可證 2千多名中藥商怒吼要政府給口飯吃

「見部長,護中藥」,今天上午十點不到,近2000多名中藥商及藥商第二代,手持「讓我們考試,不要安樂死」標語,集結到衛福部門口,抗議政府已經超過25年沒有發過任何一張執業證照,中藥商長輩凋零後,第二代根本想繼承也沒管道考證照合法開業,只能任中藥世代斷層,要求總統、衛福部長陳時中出面,給第二代一口飯吃,並高呼要中藥司長黃怡超下台。

中華民國中藥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台灣中藥從業青年權益促進會、台北市中藥商業公會等全國北中南中藥商及第二代,超過2千多人今天上午手持標語,還請出神農大帝「移駕」到衛福部要求「維護中藥文化,延續中藥傳承」,現場超過上百名警力嚴陣以待。

台灣中藥從業青年權益促進會理事長古承蒲表示,民國82年時,政府推出藥事法,規定只要在63年5月31日前領有中藥販賣業之藥商許可執照者,可以繼續經營中藥販賣。到了87年,藥事法頒布後版本中明定「領有經營中藥證明文件、並修習中藥課程的從業人員,可以繼續經營中藥販售業務」,但法條頒布以來,政府卻沒有開辦任何國家考試。

「沒有考試,就沒有證照」,古承蒲表示,等於只有82年法條公佈前的執業者有許可執照,目前這批從業人員多已65至80歲,凋零者更不計其數。

古承蒲表示,全國中藥商20年內,從82年全盛時期還有1萬5千多家,降到如今只剩8000多家,每年以300家的速度關門。她自己是中藥行媳婦,嫁入藥行後,學習中藥製藥長達十年,期間也在中國醫藥大學,由時任所長,現為中藥司司長的黃怡超所開設,超過160學分以上的中藥相關課程,「衛福部要求的我都做到了,但沒有任何一個考試可以讓我拿到許可證」,她哽咽,當長輩凋零後,恐怕藥行也要倒閉。

另一名也是中藥商媳婦陳淑茹也表示,自己已經拿到十多張結業證明,每次都以為有希望可以參加考試,但十多張修課證明都只是廢紙,根本沒辦法拿來開業。

古承蒲也指出,雖然政府讓合格藥師可以開業,但藥師工作比起中藥商輕鬆,加上開藥健保給付是中藥行的兩倍,公會曾統計,200名藥師修完課程後,往往只有1名留在中藥界,根本不是解方。

中華民國中藥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等個中藥團體要求政府,遵循民主讓領有中藥證明文件且修習中藥課程達標者,可早日領取中藥販賣執照;全面檢討中藥政策,同時要求中醫藥司司長黃怡超下台。

中時 鄭郁蓁/攝影 劉宗龍

加入好友

相關文章

分享